中国新闻社
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



首页>>新闻大观>>国内新闻>>新闻报道

秋招求职者的滋味:排队三小时 介绍一分钟

2017-11-24 20:14:04

   南京开汽车配件发票_手/机/微/信 139-2651-8100-- 赵/经/理。████████/验/后/付/款,诚/信/合/作!这条新闻在新闻联播第二条播发 分量究竟有多重
国乒00后疯狂4-0 王楚钦孙颖莎获青奥会参赛权   ”相信几乎所有年轻的爸妈都难免碰到这个问题。   
  “秋招鱼”的滋味:排队三小时 介绍一分钟
  刘颖
  在北京的第五个年头,我迎来了人生第三次关键的岔路口。其实我的目标一直很明确,那就是留在北京。站在第一个十字路口――高考上,我没有任何犹豫地选择了北京的大学;在第二个十字路口――保研上,我没有任何犹豫地选择了北京的导师;现在我站在就业的十字路口了,虽然从行业到地点、从岗位到薪资,我早已有我的安排和想法,然而我却无时无刻不在迷茫。
  一开始,我像一头初生的牛犊,有些自负、有些莽撞,眼里只看得到全行业最好的券商、银行和房产,要去的也是核心部门的重要岗位,彼时“目中无人”的我斗志昂扬地行走在秋招(指秋季招聘会)的大道上,首先遇到的是某银行总行管培生的面试。

  面试的前一晚,我详尽地整理了这个银行历年来的面试形式、最近的时事热点,准备了不同时长的中英文自我介绍。面试时间是十九大开幕后的第二天,我还有心地搜罗了一些网络上关于十九大的评述。北京秋天的清晨有一些冷,9点面试的我提前半小时抵达面试地点,和8点40分那场的同学一起站在金融街某一栋大楼外。我仰头看着倒映在大厦玻璃幕墙中的灰色的天,这种天空夹杂着属于北京的味道,我曾经一次次在社交平台吐槽它,然而我却从未想过离开它。
  面试比我想象中更快到来,也比我想象中更快结束。走出大厦的我和1个小时前走进大厦时的我如隔天地,只能凭着本能往地铁的方向走,心里只有一个声音:“这个岗位完了!这个岗位完了!”
  和我同组的其他7人,集齐了清华、北大和港大“三座大山”,有的同学的简历并不华丽,然而仅凭“出身”就足以将我击败。虽然在话题陈述这个环节,我拼尽全力表现了自己多次实习积累的经验,然而走出会议室的时候,我还是看到面试官在我简历的学校上画的小小的“×”――非常小,但已经足以判决这场面试我的所有表现。
  明白了本校入金融行业之不易,宿舍的同学们开始协同战斗,在“海面”的时候帮忙带简历,帮忙排队,互相交流信息……还是无时无刻不在感受到自己和市场需求的差距。石沉大海的简历,排队3小时自我介绍1分钟的“海面”,在你想要“霸面”时礼貌却又坚决地拒绝的工作人员……一次又一次挑战着我们对自我的良好认知。
  碰了几次壁之后,我开始试着往不那么厉害的企业或者不那么核心的岗位投简历,自我安慰“曲线救国也是救国”。靠着这种策略,我还真的挤进了一些好券商的“二面”。有一次“一面”,面试官在最后告诉我:“说句实话,目前还没有研究生肯投这个岗位,你进到‘二面’的可能性其实很大。”我在心里欢呼雀跃,但又有些伤感:“如今的我只能靠投这种边缘岗位来争取一份工作了吗?”当晚我就收到了“二面”通知,面试地点正是在我们学校的旁边。
  “二面”的经历却没那么愉快,面试官仿佛洞察了我心里的小九九,一直逼问我关于职业的规划,并且提醒“如果转岗,困难程度很高”。带着僵硬的笑容,我反复强调自己热爱这个岗位,想要在这个岗位做出一定的成绩。最后,面试官漫不经心地问出了那个我无法避免却又无计可施的问题:“你的实习经历跟我们行业并没有什么相关性,那你觉得你进入我们公司有什么优势呢?”这一次“二面”就这么浑浑噩噩地结束了。
  之后不过是一次又一次地重演止步“二面”的老剧目。每次回到宿舍,麻木地换下正装和皮鞋,把它们归置整齐以便下次使用,然后大脑一片空白,躺倒在床上。我开始怀疑自己,怀疑自己所学的专业,怀疑自己这几年的努力。我开始从面试官的提问中不断地重新认识自己,也是从他们的拷问中,整理出了一份个人缺点清单。宿舍4个在同一个战壕奋战的秋招小战士,养成了每天晚上瘫坐在床上分享面试心得的习惯。我对床的姑娘一日悲观地说:“现在一些面试我已经决定放弃了。我知道和我一起竞争的都是些什么人,和他们站在一起的感觉,太可怕了……”说完背过身掩面哭泣。剩下3人心有戚戚,想要说点什么安慰她,却什么也说不出来。
  在秋招快要走进尾声时,一些早期投的银行有了回应。我们又开始穿着正装,梳着利索的马尾,奔赴银行的战场。银行的面试总是有些相似,10个人或站或坐在面试官对面,大家都带着相似的标准微笑,实则已经从头到脚打量了身边的竞争对手好几遍。在自我介绍环节,总能听到类似的结尾:“我热爱银行工作,我喜欢银行的氛围,所以我选择了某某银行。”可是谁不知道,这些此时说着“非银行不入”的对手,还是打心底里向往着投行,只是迫于无奈坐在了银行的面试间呢?
  在某一个通讯类国企的“二面”上,当被问到我对户口的要求时,没有丝毫地犹豫,我给了面试官肯定的答复:“我更倾向于贵公司设在广州的岗位,我不想留在北京。”面试结束,她送我出办公区,仿佛是闲聊,她又追问了一句:“方便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喜欢北京吗?”“我很喜欢北京,即使在这里待过快6年,我依然很喜欢它。”等待电梯缓慢地从地下一层升至18层时,我举了个例子:“这就像,你很喜欢一部电视剧,你在工作之余看了它千千万万遍,你熟记演员的每一句台词、每一个眼神,可你永远不是电视里的演员。你只是一个看客,你永远无法走进那些你喜欢的情节,结局的美好和悲痛,都与你无关。”这时的我已经成为我们宿舍第一个“逃兵”,我再也不非北京的公司不进、非北京的岗位不投、不服从调剂了,就业范围渐渐从北京扩展到北上广深,后来还加入了天津、浙江、重庆、四川等。待秋招渐近尾声,无声的焦灼弥漫开来,我开始麻木地“海投”,迷信着万分之一的可能性。
  最近的某一个晚上,从某个同学口中得知,一直以来都很有希望进入的某企业已经发布了录用结果,名单里又一次没有我。那天晚上,可能是北京又一次降温了吧,我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很久,手冷脚冷,无法入睡。一片黑暗中,我把温暖的热水袋放在最靠近心脏的地方,心也是冷的。当天色渐渐泛白,我从床上坐起来。没过多久整个宿舍都苏醒过来了,大家井然有序地洗漱、换正装、准备材料,新的一天如约而至。在背着电脑走进图书馆准备又一天的战斗时,我想起手机屏保上设置的一句话:“不要害怕境界,要怕自己没有法。”
  (作者系正在求职的2018届毕业生)
原标题: 秋招求职者的滋味:排队三小时 介绍一分钟

相关报道: 开南通农副产品发票
相关报道: 温州开电脑耗材发票
相关报道: 苏州农产品发票
相关报道: 合肥开工程机械发票

新闻大观>>国内新闻>新闻报道


新闻大观| 中新财经|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| 中新图片| 台湾频道| 华人世界| 中新专稿| 图文专稿| 中新出版| 中新专著| 供稿服务| 联系我们

分类新闻查询
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